《唐诗三首》教材课后练习答案

《唐诗三首》教材课后练习答案
《石壕吏》和《茅屋为秋风所破歌》均为杜甫在“安史之乱”中的名作,表现了诗人对战争的控诉和对民生疾苦的关怀,但具体的写作手法有所不同。《石壕吏》只是“客观”地叙述,并无情感、态度的直接表露;《茅屋为秋风所破歌》则先描述个人遭际,结尾处借助议论和抒情升华。试结合作品分析这两种写法的表达效果。
虽然这两种写法不同,但都达到了震撼人心的效果。《石壕吏》如实地记录了整个事件的全过程,再现了那惊心动魄、悲凉凄绝的场面。
诗人虽无情感、态度的直接表露,但此处无声胜有声,于叙事中饱含的无限深情已不言自明,并给读者留下了想象的余地。而《茅屋为秋风所破歌》结尾借助议论和抒情升华,则更加体现了诗人为天下民生疾苦而大声呼喊推己及人的品质,从而表现了诗人的博大胸襟和崇高的理想。
二《卖炭翁》讲述了卖炭翁以伐薪烧炭艰难维持生计却横遭掠夺的悲惨故事,从中可以看出当时怎样的社会现实?诗人的态度又是怎样通过对人物、事件的描述表现出来的?
从《卖炭翁》讲述的悲惨故事中,可以看出当时宦官借“宫市”之名强取豪夺民间财物的社会现实。诗人的态度是在对老翁的描写中表现出来的:以“两鬓苍苍”突出老翁之年迈,以“满面尘灰烟火色”突出“伐薪烧炭”的艰辛,再以荒凉的南山作陪衬,激起人们的同情;以老翁“身上衣正单”,再以夜来的“一尺雪”和路上的“冰辙”作陪衬,使人更感到他的“可怜”。诗的最后出“宫市”掠夺的残酷,也表现了诗人对此的愤慨之情三这三首诗中都有不少精彩的描写,如《石壕吏》中对老妇“致词”的描写,《茅屋为秋风所歌》中对恶劣天气和生活环境的描写,《卖炭翁》
对卖炭老人肖像、心理、动作的描写等。试结合体诗句做简要分析。
《石壕吏三男邺城成。一男附书至,二男新战死。存者且偷生,死者长已矣:写老妇诉说三个儿子全都应征赴邺城作战,已有两个战死沙场,说明这家人已经为国家做出了重大牺牲。
室中更无人,惟有乳下孙。有孙母未去,出入无完裙:写老妇诉说家中现状。“室中更无
”,隐去“老翁逾墙走”一事,是不得已而言
“乳下孙”犹言孙子正在哺乳期间,故其母“未去”,意思是儿媳丧夫,本当改嫁,只因舍不得丢下孩子而仍留家中。“无完裙”,不止于说衣不蔽体,也包含了食不果腹的意思老妪力虽衰,请从吏夜归,急应河阳役,犹得备晨炊:写老妇自请应役。河阳,这是当时军退守的地方,她知道那里需要人,自愿为官军做饭,以保全家中仅存的三个人。
《茅屋为秋风所破歌》
八月秋高风怒号,卷我屋上三重茅:“风怒号”,以拟人化的手法,写出秋风声势之盛;“
我屋上三重茅”,写出狂风威力之大。这些描写动态十足,惊心动魄俄顷风定云墨色,秋天漠漠向昏黑:写风定云起、天色昏暗的情景,给人以压抑之感;不言大雨,而大雨将至。
布衾多年冷似铁,娇儿恶卧踏里裂。床头屋漏无干处,雨脚如麻未断绝:写被子破烂冰冷、屋漏湿冷,透出一个“寒”字,令人悲悯;又以“娇儿恶卧”映衬其间,更觉苦寒不堪
《卖炭翁》
满面尘灰烟火色,两鬓苍苍十指黑:这肖像描写,把卖炭老人灰尘满面、十指熏黑的形象刻画得极为生动传神。两鬓灰白与“十指黑”的对比,可见其年高与劳苦,让人为之心酸。
可怜身上衣正单,心忧炭贱愿天寒:这是对卖炭老人的心理活动的描写,身上衣单与“愿天寒”形成不合情理的鲜明对比,“心忧炭贱”又使之完全可以理解,读之催人泪下。
晓驾炭车辗冰辙:这一动作描写,写出卖炭老人早起驾车、踏雪輾冰的艰辛,画面感颇强读之如在目前四背诵这三首诗。
提示:要在理解的基础上背诵。背诵时可以分段、分层帮助记忆,如《卖炭翁》可按照薪烧炭一辗冰运炭一宫使抢炭”的顺序来记忆五任选一首诗,发挥想象,增加一些细节,改写成一则小故事点拨:0注意诗与故事不同的文体特点在将诗歌以故事形式叙述的同时,注意保留些原诗的神韵,如精彩的描写、真切的抒情等。
◎抓住原诗的主要叙事线索,展开合理想象,适当补充一些情节。
示例:《卖炭翁》改写寒冬,长安城外郊区,终南山上山间的小路旁,一间破茅草屋孤零零地立在寒风之中。一个老翁面无表情地烧着炭……
灰白的头发像冷风里的枯草,那被炭火熏黑了的沾满了灰尘的额头上,皱紋又深又密;十根手指满是裂口,手掌布满老茧……狂怒的寒风四处乱窜,终南山上的树木被刮得东摇西晃。
狂风不时地从茅草屋的缝隙中窜进来,发出“呼呼”的声音。“吃的穿的都要靠这些炭了,天再冷些吧……”老翁在心里叹息。
夜里,鹅毛般的大雪从空中飘落下来…
老翁从床上爬起来,看到外面被冰雪覆盖的大地,顿时喜上眉梢。“老天爷啊,你真是有眼啊今天我的炭终于可以卖个好价钱了。”怀着美好的希望,老翁赶着牛车离开了自己的茅草屋,踏上了艰难的卖炭行程等到老翁赶到集市的南门外,太阳已经升得老高。那头老牛“呼哧呼哧”直喘着粗气,老翁也已饿得厉害。远处,两个穿着华衣锦緞骑着高头大马的人向集市疾驰而来。只见一个穿黄衣的宫使,手拿公文,高声吆喝:“皇上有旨,宫廷采购……违令者,斩!”“喂,老头儿,这车炭,宫廷要了。”说着命令老翁调转车头,向宫廷方向驶去。一车千余斤的炭就换回来半匹红纱一丈绫
“这日子怎么过啊!”老翁不禁老泪纵横…